Three Sheep Bring Prosperity
双桥沟大仰天窝峰首登报告
作者: 易思婷   图片: David Anderson, 晕晕狼

前言

2013年的9月15日,我们的队伍─David Anderson (美国)、百岳户外晕晕狼(中国)、以及我(台湾)─首登了四姑娘山区双桥沟内的大仰天窝峰。大仰天窝峰海拔高度 5220 公尺,攀登路线为技术性岩攀。当天原本有两个绳队,Dave和我以及晕晕狼和徐贵华(老么),两个绳队分爬两条路线,但后绳队的老么提前下撤,晕晕狼于是并到我们的绳队,一起攻顶。我们将路线命名为「三羊开泰」。

这份报告即为「三羊开泰」的攀登纪录。路线长度约为600米,定级:Grade IV 5.10-

缘起

对于四姑娘山区早就耳闻已久,心向往之。不过中国攀登手续各地不同,繁琐也就罢了,收费也没有一个标准,Dave和我通常都避免已经成型的景区,免得劳民伤财,所以一直没有打算到四姑娘山区攀登。

去年年底 Dave 和我首登喀麦隆山的消息出来之后,晕晕狼在微博上邀请我参加他正在筹备的大仰天窝峰的攀登计划。他说他盯上这座未登峰已经有两年多了,他会和他长年的搭档组绳队,也邀请我们另组一队一起来挑战。

挑战技术性的未登峰,又是以我最钟爱的岩攀方式,加上有中国的搭档处理繁琐的前置工作以及交通食宿等事宜,怎么有办法说不?当场拍板定案,就静等他来年侦查的结果,以及申请赞助的情况了。

时间过得飞快,晕晕狼陆续寄来几张令人惊艳的照片,四五月左右他送给「戈尔户外梦想实现」的提案又得到年度冠军,得到戈尔赞助的经费和装备。我们的行程定在九月上旬,除了我们三人以外,其他的攀登队员还有晕晕狼的长期搭档:有丰富冰雪攀经验的默芋,以及厉害的运动攀登者阿牛。

因冰雪天气而撤回的第一次攀登尝试

9月6日抵达双桥沟。

9月7日往大本营出发。由于经费充裕,我们得以雇用揹伕,队员只需要背负个人的额外衣物和饮水食物,可以轻装上行保持体力。接近大本营的路径基本上沿着若隐若现的犛牛步道,有时候从草坡直上,有时候沿着小溪,还有时候需要从岩石板旁往上爬,基本上算是蛮陡的接近路线。

9月8日早上多云,有时还下着绵绵细雨,和前一日的晴朗有如天壤之别,好不容易守到正午过后,阳光露了一赧笑颜,我们商量照原定计划到山脚下,就近看看路线。晕晕狼、默芋、阿牛、和金属(支援队员)打算着干脆在山脚下找地方扎C1营地,Dave和我认为上面空间可能不足,同时在高些海拔的地方睡觉,不如大本营睡得好,所以决定只把攀登用具往上挪,隔日若天气状况良好,再早起攀登。众人约莫在下午两点出发,一路上细雨没有断过。往上行,先是陡峭的草坡,接着是乱石堆,Dave和我把装备放在一大石下,转身下撤,晕晕狼一行人则继续沿雪坡往上行进找寻扎营地。当晚雨一直下个不停,两个队伍用对讲机约定隔天凌晨三点半看天气再定行止。进了深夜雨终于停了,却又在凌晨三点开始滂沱,开始连雪都有了。如果大本营都下雪,C1肯定大雪纷飞,Dave和我认为隔天的状况非常不理想,决定留守大本营。

9月9日天气变幻莫测,在C1的队伍决定姑且一试,其他人则用对讲机或者微信关心进度。在大本营等着看着,有时候大雾笼罩,有时候细雨纷飞,有时候又阳光普照。Dave徒步到更高的草坡上,用长镜头捕捉攀登者的身影。最后攀登的队伍还是因为状况不佳而折返。隔天的天气预报说是多云,和今天差不多,上头的队伍要求Dave和我当天也到C1扎营,隔天再一起一试。Dave和我背着沉重的大包往C1行进,路上遇着阿牛因为高反而缓缓地往大本营下撤。前一天走过的乱石堆都已经被积雪覆盖,石头间的缝隙肉眼已经无法看见,走起来有些胆战心惊。最后一段雪坡更是危机暗伏,那雪坡基本上就是上头雪崩的行进道路,下午的温度较暖更是那一段雪坡最不稳定的时节,Dave和我只能尽量提高行进的速度,希望赶快完成这个路段,可以把危机置之脑后。到了C1,体贴的金属已经帮我们把营地的雪踏平,营扎好后,金属也回去大本营了。当天晚上倒是没有再下雪,只是天空无云,比昨夜更是寒冷了。

9月10日清早出发,先是两段踏雪横切的道路,这一段路要不是前一天攀登队伍的行进踏平,走新雪可要数个小时的功夫,今天四十分钟左右就搞定了。到了他们昨日的起攀处,也就是山脊根处,见到一条他们昨天设下的固定绳,我看着路段并不陡峭,心里还纳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晕晕狼和默芋的队伍先上,晕晕狼在上头吊在他架的锚点上,看起来对于接下来的路段很没有把握。于是Dave往上攀登,突然在晕晕狼站立的斜板上滑了几下,原来该斜板早就布满了薄冰。好不容易过了晕晕狼站立的点,依然又是冰又是雪,平常应该很轻易的岩攀路段,Dave现在却需要aid几个步伐。后来发现岩缝中都塞满着冰水混合的碎冰,状况实在太差了,只好撤退。气象报告说接下来两三天都不会有好天气,而堆积在岩石上的冰和雪至少要两三天的曝晒才有可能消失。几经商议,决定一口气撤回双桥沟的老么家。

队伍的心情有些黯淡,认为好像连试都没有一试就铩羽而归,怎么样都说不过去。可是登山这一档事还真是这样的,天气是老大。队员一个个继续接下来的行程,一个个离开了双桥沟。晕晕狼看着天气,说是不久后会有数个连续晴天,他要留守。Dave和我出了沟到四姑娘山脚下的日隆镇。三年前我第一次到四姑娘山区的时候,在日隆认了个干儿子,趁现在和亲戚们叙叙旧。

9月12日天气晴,天空蓝得漂亮,但是空气还是属于冷冽的那一种。这样的温度山上的冰雪化不掉的,我和Dave简单地交换了一下意见,我就叫自己别再想着大仰天窝峰了。

9月13日天气晴,天空依旧蓝得漂亮,而且气温明显回升,早上和干儿子一家人和朋友走上巴朗山巅,视野超级清楚,远处的贡嘎山、近处的四姑娘山、积不了雪的婆缪峰、以及许多我不知道名姓却也睥睨群伦的美山。中午回到日隆镇吃饭,干儿子的娘留客,说「你们再去爬山嘛,在这里多留几天。」我心中一动,立即在手机上查询天气预报,预报说明日天晴,后日多云。和Dave一琢磨,挂了个电话给晕晕狼,他已经蓄势待发,隔天要和老么一起上山,听到我们要参与的消息更是欢迎。

受阳光赞助的第二次攀登尝试

接近资讯(Approach):
沿着双桥沟的公路,搭观光车往上大约26公里,在大约海拔3524米的高度,右手边有个小屋子的地方下车。往东朝着河流的方向前进,过了一座小桥,跨过栈道之后,沿着不明显的小径往上徒步大约一公里后,会看到一道瀑布,这时候小径改往北方行去,这道树林下的小径即位在当初在公路往上会看到的岩板(slab)下方。沿着这道小径走大概也是一公里,途中会越过些小溪流,然后进入一个开阔的盆地。继续往与前一个溪流平行的方向(往东)走约0.5公里之后,越过小溪,有一块很大的沙土地,这里就是原先的大本营,海拔高度约为4350公尺。

9月14日天气晴,托了两个揹夫的福,我们得以轻装上阵,一路上就几乎到了原先C1的地点(海拔高度约为4890公尺)。不过我们选择扎营在该雪坡之下(4800公尺),比较舒服。Dave更是找到个天然洞穴,天然通风不用搭建帐篷以外,更是可以抵御落石的天然屏障。看着大仰天窝峰,Dave和我的打算是这样的,如果冰雪化得情况不错,不需要顺着原先打算的山脊爬,也就是横切两段雪石坡之后,在到达原本留下的固定绳之前,就可以往上直上攀登。而晕晕狼和老么则可以照他们原先想定的路线,依着山脊攀登,一来不会造成交通壅塞,二来没有一队在另一队的正上方,下方的队伍也不用担心落石的危机。

9月15日天气晴,早上六点半左右出发,早上的雪还硬实,上那一道陡峭的雪坡时还不太容易踢出步伐,我心中暗暗羡慕老么的两只冰斧。结束横切路段之后,果然如同我们打算的可以从山脊的左面直上。

Approach Pitches:由于雪况的关系,我们从雪坡底到结束横切路段,都是以行进确保(running belay)的方式前进,这段路大约有一百多米的长度,海拔高度上升则约为一百五十米。以下则开始分段攀登:

分段攀登中各绳段的描述:

第一段我领攀,沿着裂隙直上之后再往右横切,往上爬过看起来像是大岩块堆积木般(blocky)的仰角内角,担心绳子跑不顺(rope drag),就在这架了保护站(anchor)。5.8

第二段Dave领攀,往上往右继续爬过了微外倾的路段,接着是runout的斜岩板,进入带着冰以及松动石块的烟囱。我跟攀的时候总觉得抓什么就要掉什么,很没有安全感,不知道Dave怎么领攀的。第二段后我们终于站在阳光里头了,虽然因为风紧无法确实地感受阳光的温暖,但是身体已经不再觉得寒冷,可以摘掉手套攀登了。5.10-

第三段我领攀,往左横切进一个小的左向内角(left-facing corner),沿着内角往上爬,接着往右横切跨过山脊,从西南面爬到东南面,架设保护站。这一段中间发生了个惊险镜头,我在一处斜板处脚滑了一下,往下落时我眼角还瞄了前一个保护点一眼,双手这时候直觉地乱抓,没想到右手抓到的地方是松的,我手一放大石就往下落去,我惊叫「Rock! Rock!」生怕它砸到Dave,左手更是反射地用力抓紧,尖锐的岩石在我手中划下一道伤口,但是落势也停住了,算是有惊无险。5.9

第四段Dave领攀,先是爬runout的岩面,接着跟随裂隙往上、往右攀登。5.9

第五段Dave初看评估保护不好放且runout,不让我领攀,他基本上随着山脊右边的双裂隙往上升,结果没想到裂隙连续不断而且还挺干净的,我们两个人都觉得是这条路线中品质最好的一段,跟攀到固定点之后,我抱怨Dave把这么好的领攀给抢了。5.9

第六段,本来计划的第六段看起来大概是5.8或是5.9的斜板路段,但是没有地方放保护,要是中途脚滑了,非死也重伤。我们两个都试了一下,就叹了一口气知道此路不通。只好往横发展,Dave领攀先是向右往下攀,再来继续横切。在一个面向左方的内角地形下头建立锚点。5.7R

这时候在我们下方的晕晕狼和我们喊话了,他说老么不想再继续爬了,想要提前下撤,他要并到我们的绳队中一起继续。我于是用个机械塞将我这边的绳子固定住,让Dave放下一些绳子给晕晕狼上来,再沿着固定绳抵达Dave所站的地方。等晕晕狼安全了,我再跟攀到Dave的地方。

第七段是我的领攀,沿着内角往上,起头就有一处难点,前一个保护是一个很小的cam,就在那边攀上攀下磨蹭了好一会,幸好我第三次再往上看的时候,看到之前没发现的手掌塞(hand jam),心花怒放之下安全度过难关(crux)。接着沿着大右向内角旁的手掌裂隙往上,再踩着很窄的小平台往右横切。用辅绳在大岩块上设定锚点。5.10-

之后的路段大约都是4th class或是简单的5th class,常看到大石块堆积木的地形,也还会踩在积雪上。

Dave连续领攀了第八段和第九段,第九段他刚出发的时候,三只岩羊从左侧的棱线跑下来,步伐俐落又稳健,其中还有一只小羊咩咩,可爱地不得了。我看得是目瞪口呆,Dave也笑说突然觉得自己爬得不怎么样了。我们当下决定这条路线该命名为三羊开泰。除了寓意吉祥,有见证三只岩羊,纪念三人登顶的故事在里头。

晕晕狼领攀最后一段,带了众人登了顶。还是一际蓝天,视野辽阔。那时大概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吧。天气真的太好,还有时间在山顶从容地照登顶照呢!谁知道短短的几天内,变化这么大呢?我看着周遭耸立的山峰,开心地笑了。

下降路线

基本上从西南面用双绳垂降,大约垂降六段之后,回到当初横切的积雪段。回到营地的时候大约晚上八点过后。

Mountain
版权所有,请勿转载
© Copyright 2000-2011 Gviewchina.com (Beijing) All Rights Reserved
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Bince
旗云探险 - 双桥沟大仰天窝峰首登报告